医之大者 为国为民——记全国道德模范、中国工


更新时间:2021-11-25

  www.bj6t.cnzeiss三坐标,“有些出乎意料,我觉得自己没做什么轰轰烈烈的事。”荣获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后,年逾古稀的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医药大学名誉校长张伯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谦逊地说。

  今年,68人被授予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,254人被授予提名奖。座谈会上,听了他们的事迹,张伯礼感触很深:“都是很平凡的人,但事迹很感人,精神也伟大。我们国家经济发展了、科技发展了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、社会道德也应该同时进步,唯其如此,才能真正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。”

  载誉归来,他立即行动:“通过这次表彰,我们学校首先要学习大会的精神,让广大青年学子能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植入到心坎里,体现在行动上,养成习惯,受益终生。我也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,不辜负这个荣誉。”

  国医济世,德术并彰。“人民英雄”张伯礼用一次次逆行坚守,践行着对党和人民的庄严承诺,用一辈子敬业奉献诠释着赤诚的“大医精诚,医者仁心”。

  2020年1月27日,农历大年初三,正在天津指导“抗疫战”的张伯礼,被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急召。

  临危受命,闻令而动。在出征武汉的飞机上,张伯礼填词道:“晓飞江城疾,疫茫伴心惕。隔离防胜治,中西互补施。”面对尚有很多未知的病毒,他心里却有一份底气,那是对中医药的信心。

  那时的武汉,发热门诊外阴冷潮湿,门诊内人满为患。“如果不加以控制,感染人数会越来越多。”当晚,他第一时间向中央指导组提出,必须严格隔离,并提议将确诊、疑似、发热、密接4类人群进行集中隔离,分类管理。

  “严格隔离,只成功了一半,不吃药不行。”张伯礼提出“中药漫灌”治疗方法,普遍服用中药,并拟定“宣肺败毒方”等方药。这一建议被中央指导组采纳。

  2020年2月初,他以精湛的中西医术、勇于担当的气魄,向中央指导组写下请战书──筹建一家以中医药综合治疗为主的方舱医院。2月12日,他率领由来自天津、江苏、湖南、河南、陕西等地中医医疗团队组成的“中医国家队”,进驻武汉市江夏方舱医院。穿上写有“老张加油”的防护服,他开始了用中医药综合治疗新冠肺炎的“战斗”。截至3月10日休舱,江夏方舱医院总共收治的564名患者中无一例转为重症,出舱后无一例复阳。经验在各方舱推广,大大降低了转重率。

  “生命相托就是一份责任,医生必须替病人着想,并勇于担当。”在抗疫一线,张伯礼每天都在超负荷工作,不计个人得失,只为病患早日康复,祖国山河无恙。

  可多日劳累,饮食无规律,让他的胆囊旧疾复发,2月16日,他病倒了。彼时“武汉保卫战”正是较劲之际,他希望保守治疗。“不能再拖了,必须手术!”中央疫情防控组负责人强令他住院,为他治疗的专家同样态度坚决。

  2月19日凌晨,张伯礼被推上手术台。手术前,照例要征求家属意见,他怕老伴儿担心:“别告诉家人了,我自己签字吧!”

  麻醉过后,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助手读疫情通报,并打电话询问江夏方舱医院的情况,接听医护人员打来的求教电话。术后一两天,病床上加了一个小桌子,他左胳膊上扎着静脉针,右手不停地修改资料。“仗还在打,我不能躺下!”作为国家中医药队伍的领军人物,他深感此次武汉之行责任重大:“疫情不严重,国家不会点我的名。我必须来,而且还要战斗好。俗称肝胆相照,这回我把胆真的留这儿了!”

  在武汉疫情最严重阶段,他也充满必胜信心。正月十五晚上巡诊归途,面对通明的街灯,张伯礼写下一首诗:“灯火满街妍,月清人迹罕。别样元宵夜,抗魔战正酣。你好我无恙,春花迎凯旋。”

  今年三九寒冬,石家庄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。“天津老张”肩负使命再出征,奔赴石家庄抗疫第一线。

  “关键时刻张院士来了,这可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!”张伯礼的到来,给患者带来更大的信心与希望。

  在专家研讨会议上,他提出要重视农村疫情特点,重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中医药治疗,采用通治法控制疫情蔓延。对有基础病的重点患者,一人一策,对症治疗,情况逐渐出现了好转。抚当时执甲之豪情,忆江汉逆行之过往,张伯礼以一首《踏莎行·石门战疫》祈愿与冀中人民共迎春暖花开,疫情消散──“燕赵之地,天寒地封。狡厥疫魔复虐兴。昔赴江汉茫然惕,今战石门壮怀情。昼夜检测,逆风朔冰。扶老携幼隔离行。新疾宿病中西医,迎春赏灯游藁城。”

  向国务院建议发展大中医健康产业、领衔推动《中医药法》立法、培育中医药关键技术和装备产业发展……在推动中医药现代化的道路上,张伯礼步履不停。

  “中医学虽然古老,但理念并不落后,落后的是技术。将中医药的理论优势与现代科技结合,就能发挥优势作用,取得原创性成果。”他坚定地说。

  2015年,他领衔完成的“中成药二次开发核心技术体系创研及其产业化”项目,培育了中药大品种群,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,为古老的中医药赋予了现代科技内涵。

  “二次开发,可以回答像六味地黄丸这样的中药,其药效物质是什么、作用机制是什么、控制哪些药效物质保障质量。”张伯礼说,这些都要靠扎实的临床和基础研究。

  令他欣慰的是,在现代科学技术的助力下,中医药获得越来越多的国际认可。抗疫以来,相关中医药机关部门和专家团队先后与意大利、德国、日本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连线介绍中国的中医药诊疗方案、有效方药和临床经验。张伯礼也先后参加了几十场讲座、会诊,被聘为欧洲中医药学会的首席顾问。

  “全国道德模范”“人民英雄”“全国创新争先奖”“教学大师”……虽荣誉等身,可他初心始终未改──“国有危难时,医生即战士。宁负自己,不负人民!”(记者 李国惠)